LoveMatters 谈性说爱中文网

一个谈性说爱的安全屋 · 中文性教育网站

联合国倡导:终止残割女性生殖器,赋予女性自主权

, ,
接受了女性生殖器切割的14岁埃塞俄比亚女童阿伊莎。儿基会埃塞俄比亚办事处图片/ 2017 / Mersha

发布,

更新

Warning: This article contains details some may find distressing

警告: 本文包含的细节可能会让某些人感到痛苦

每年的今日(2月6日)是残割女性生殖器零容忍国际日联合国妇女署发布微博,呼吁#终止残割女性生殖器#。2024年的主题“她的声音,她的未来”,这个口号强调了投资于幸存者领导的运动的重要性,消除这一有害习俗对实现性别平等、女性健康权益至关重要。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和全球合作伙伴正在加强努力,通过教育、法律改革和社会觉醒,以确保女性和女童的身体完整和尊严得到尊重。

了解更多,请持续关注 LoveMatters 及 LoveMattersPRO 官网B站X(Twitter)、公众号和小红书,订阅官网通讯邮件,辅助个人成长,紧跟世界进步。

有些人可能觉得,切割女性生殖器的事情离我们很远,只有在最不发达、最保守的地区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2024年2月16日的一则新闻,报道了一个发生在发达国家的刑事判决,一名居住在英国的妇女,因将一名三岁的英国儿童带到肯尼亚进行女性生殖器切割(FGM)而被判入狱。

女性割礼是一种陋习,于女童幼年时进行,目的是割除一部分性器官,以免除其性快感,女性割礼的另一目的是确保女孩在结婚前仍是处女,即使结婚后也会对丈夫忠贞。 始于古埃及法老时代,非洲仍然存在。

妇女署呼吁

妇女署提到,残割女性生殖器包括出于非医疗原因改变或伤害女性生殖器的所有做法,是国际公认的侵犯女童和妇女、健康权和身体完整权的行为。这是一种令人发指的侵犯人权行为,严重影响了女性的健康和尊严,并且限制了她们行使权利、发挥能力的机会。

据估计,全球曾受这种有害习俗侵害的妇女和女童有2亿人之多。每年有近400万名女童处于危险之中。

要消除女性生殖器残割,需要采取系统性的努力,必须动员全社会参与,推动性别平等并加强性教育,关注受害妇女和女童的需求。

我们需要紧急投资,以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中关于到2030年消除残割女性生殖器做法的具体目标。我们还需要扩大幸存者的声音,支持她们努力在身体自主的基础上恢复正常生活。

联合国秘书长 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2012年,大会将2月6日设为残割女性生殖器零容忍国际日,旨在扩大和指导消除残割女性生殖器做法的努力。

十多年来,人口基金-儿基会联合方案一直支为遭受女性生殖器残割的幸存者提供支持,优先投资这些幸存者领导的倡议,而这些倡议的重点是增强女性权能和自主性,扩大获得基本服务的机会。


要实现到2030年消除女性生殖器残割这一共同目标,就迫切需要我们作出更具针对性、更协调、更持续、更一致的努力。每一个幸存者的声音都是对采取行动的呼唤,他们在重获新生的过程中所做的每一个选择都将推动全球终结残割女性生殖器这一有害习俗。

联合国行动

虽然残割女性生殖器的做法已经存在了1000多年,但如果把集体行动加速十倍,我们依然可以在一代人的时间里终止这一做法。因此,联合国遵循可持续发展目标5的精神,力争到2030年彻底消除残割女性生殖器

2008年以来,联合国人口基金携手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带头发起了最大规模的加速废除女性生殖器切割行为的国际性方案。目前这项方案集中在非洲17个国家施行,并同时支持区域和国际性的相关倡议。

多年来,这一伙伴关系取得了重大成果。截至去年,联合方案为11000多个组织提供了支持,其中83%是与联盟和幸存者领导的运动进行合作的基层组织,这些组织倡导改变政策、法律、以及社会和性别规范。(来源:2022年残割女性生殖器年度报告

幸存者的声音

以下领导制止切割女性生殖器官运动的妇女的故事,最初发表于 Medium.com/@UN_Women 网站。

同类中的第一人

Purity Soinato Oiyie. Photo: UN Women/Ryan Brown

奥伊耶(Purity Soinato Oiyie)自信地站在高处,她头顶上戴着一个传统的马赛族珠饰,珠饰项链上写着“停止切割女性生殖器官”。

她是社区的领导者,也是妇女权利的倡导者,她一路走来,可谓历尽艰辛。

“我只有 10 或 11 岁时,父亲决定给我行割礼。我将成为一位 70 岁老人的第五任妻子。我和班主任老师说了这件事之后,她通知了警察局长。”她回忆说:”就在割礼前两个小时,警察来把我带走了。”

奥伊耶是村里第一个对切割女性生殖器官说不的女孩。

在随后的八年里,奥伊耶住在肯尼亚纳罗克的一个救助中心,远离一切熟悉的事物。 “对我来说,最艰难的事情就是离开家,离开家人。我无法入睡……半夜醒来,我会想,我是否应该回去接受女性生殖器切割?”

对于奥伊耶和成千上万有类似经历的女孩来说,她的出走影响了她的家庭关系,而后果也沉重地压在了她的肩上。 “我父亲开始在家里打我母亲,责怪她让我逃走。但我母亲不想让我回去接受割礼。我留在了救助中心,完成了学业。”

完成学业是奥伊耶人生旅途中至关重要的一步,因为这让她能够确定自己的道路。如今,奥伊耶与一个反切割女性生殖器官委员会合作,帮助当地村庄提高人们对这种传统习俗有害后果的认识。她说: “很难说服人们停止切割女性生殖器官,因为这是一种文化习俗。我去学校与女孩和老师交谈,用我们的语言与当地人交谈。我给他们看切割女性生殖器的视频,让他们了解这种做法的影响,并告诉他们教育的重要性”,她还补充说, “他们看到一个受过教育的马赛族女孩会很惊讶”。

奥伊耶对自己所做的工作感到自豪,她的工作是让女孩和父母有能力摒弃这种有害的习俗,同时她也在推动社区进行更深层次的变革。她深知情况的复杂性,她解释说: “……我们需要的是女童的免费教育。马赛人是牧民,许多父母没钱送女孩上学。”

奥伊耶梦想为村里的女孩建立一所免费学校,她强调了包容已婚少女和母亲的重要性。 “作为女性,我们理应享有这项权利,这是我们的权利。”

点击此处阅读奥伊耶的采访全文。

相关文件与出版物

相关网站

通过各种报告、文件与真实的故事,LoveMatters 认为身体的摧残和思想的阉割都让人无法容忍。

关键词:残割女性生殖器,联合国妇女署,零容忍,国际日,性别平等,幸存者领导运动,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消除有害习俗,女性健康权,身体完整权,性教育,法律改革,社会觉醒,女童保护,人权倡议

了解更多,请持续关注 LoveMatters 及 LoveMattersPRO 官网B站X(Twitter)、公众号和小红书,订阅官网通讯邮件,辅助个人成长,紧跟世界进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了解 LoveMatters 谈性说爱中文网 的更多信息

立即订阅以继续阅读并访问完整档案。

Continue reading